?
东莞十大律师事务所排名最好的约克律师事务所拥有最擅长刑事案件的律师团队,具有专业律师执业资质签订正规合同,为你提供刑事、民事、房产、离婚、婚姻、经济、交通事故免费律师咨询顾问、东莞刑事律师收费标准,刑事律师辩论、风险,着名、知名出名、刑事律师那家好?请最出名厉害的刑事律师多少钱?咨询电话:0769-33818998。
您当前位置:首页 _

辽宁省倪某诈骗案经典案例

1511342313 标签: 浏览次数:
被告人倪某,男,因本案于2012年8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8日被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辽宁省A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滑××。
A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倪某谎称自己是B市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以能为他人买到便宜车为由取得被害人张某峰、刘某某、于某、王甲、姜甲等人的信任,于2011年间,骗取张某峰等人人民币8,367,000.00元,被其占有并挥霍。
对所指控的犯罪事实,公诉机关向法庭提供了案件来源、证人洪某等人的证言、被害人姜甲等人的陈述、订车合同及收条等书证、被告人倪某的供述和辩解等证据材料。据此,认为指控被告人倪某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以诈骗罪对被告人倪某提起公诉,请求法庭依法判处。
被告人倪某辩称,其不构成诈骗罪。
被告人倪某之辩护人提出如下辩护意见:1、被告人倪某被刑讯逼供,其所做口供部分不真实;2、指控被告人倪某诈骗张某峰、赵某的198万已经归还;3、指控被告人倪某将张某峰的保时捷车抵押给他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4、被告人倪某诈骗姜甲的200万元,因倪某已经履行了协议,不应当以犯罪论处;5、被告人倪某一直从事汽车买卖业务,其主观上没有诈骗的故意,应当认定为无罪。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倪某谎称自己是B市检验检疫局工作人员,以能为他人买到便宜车为由取得被害人张某峰等人的信任。于2011年间,骗取张某峰、于某、王甲、姜甲等人人民币8,147,000元,被其占有并挥霍。具体犯罪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倪某谎称自己是B市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于2011年3月间,以能买到便宜车为由取得被害人张某峰及其朋友赵某的信任,张某峰、赵某多次通过二人的朋友洪某将人民币1,980,000.00元交给倪某用于购买车辆,倪某将钱款占有。
被告人倪某于2011年6月间,以能为张某峰购买的白色保时捷牌轿车上好牌照为由取得张某峰信任,张某峰将保时捷轿车及车辆购置税手续交给倪某后,倪某将该车过户给他人,该车辆共计花费人民币1,487,000.00元。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害人张某峰陈述,2011年3月,我通过我朋友洪某认识了倪某,倪某说他在B市商检局工作,国家商检局局长支某某是他“干爹”,并称自己能买到便宜车。我定了一台路虎揽胜,我朋友赵某定了一台奔驰、一台马萨拉蒂。之后我通过洪某汇给了倪某30万定金,之后的2个月倪某先后以要付出港费、购置税等理由从我和赵某手中要走168万。倪某承诺于2011年4月30日前将3台车交给我和赵某,后来他一直以各种借口推脱车提不出来。2011年5月30日,倪某给我和赵某打了198万的购车预付款的收条,洪某作为证明人签了字。他还向我提供了2张的路虎揽胜、玛莎拉蒂的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号码让倪某给遮挡上了一部分,当时我们没细看,后来发现“揽”字变成“览”,“玛”字变成“马”。
2011年6月,我想买一台帕拉美拉,倪某说能帮我省购置税,我就把60万从烟台打到洪某农行卡上,倪某把卡拿走后到4S店怎么交的钱我不知道,后期我把148.7万的全款(包括车款139.7万、上牌保证金5万、保险4万)交完后提的车。倪某又说能上好牌照,我和洪某就在远洋洲际酒店门口把车辆购置手续和车给了倪某。2012年3月末,倪某将我的身份证要走,说买车快到一年要换购置税发票,如果不换手续就作废了,以后就上不了牌照。半个月后,我到B看见车上了辽B12E73的牌照,我让倪某把行驶证和机动车登记证给我,他就给我一套手续,上面车主是我,后来我一查发现手续是伪造的,车已过户到吕某名下,倪某说是吕某私自改的,我让倪某陪我找吕某,吕某说倪某欠她钱,倪某答应把这台车过户到吕某名下,手续是倪某提供给吕某的,过户后吕某用这台车抵押办了贷款。倪某提供给我的车辆行驶证和机动车登记证书,他说找人做的这两个证是为了让我相信这台车还在我名下。我到保时捷4S店问过户的事,店里人说是吕某和倪某来过户的,4S店发票更名证明是吕某和倪某提供的。
2012年6、7月份我和张某斌、王甲、佟某某、倪某去过北京。倪某说要去北京海关和商检局签合同,我们几个要和他一起去想证实一下。我们到北京后,倪某领我们到处转,最后在北京商检局把我们几个甩了,我们几个就回B了。
2、被害人赵某陈述,我和张某峰被倪某共骗198万现金,倪某还骗张某峰一台帕拉美拉。大约在2011年3月张某峰找到我说B有人卖便宜车,过了两天洪某带2个人到了烟台,其中一个是倪某。倪某说他在B商检局工作能买到便宜车,我和张某峰分别定的路虎揽胜和奔驰、玛莎拉蒂。张某峰将30万订金汇到洪某卡上,由洪某交给了倪某。后来张某峰几次给我打电话说倪某要费用和税钱,我分几次给洪某共打了30万元让洪某给倪某,有一次张某峰让我给倪某60万提车,我去B把钱交给倪某后,倪某就一直推脱。我一共被骗90万。
3、证人洪某证实,2011年初,我经张某斌介绍认识了倪某,倪某说他是商检局工作人员能买到便宜车,他说国家商检局局长支某某是他干爹。张某峰要买一台玛莎拉蒂、一台路虎、一台奔驰。我通过张某斌交给了倪某30万定金,后来倪某一直没有提车,在2011年3至5月间还以税钱、车款不够等理由在远洋洲际酒店向我索要了168万。倪某在2011年5月30日给张某峰打了一张198万的购车预付款的收条,他还给我们提供了车辆购置税单,并叫他的“干爹”给我们打电话叫我们再等等。这198万是从2011年3月22日开始,两个月内给的。
2011年5月张某峰想买一辆保时捷,倪某说能帮张某峰提到现车且省购置税。张某峰将60万汇到我农行卡上,倪某将我的农行卡要走后自己一人去刷卡交的钱。张某峰交纳的全款将车提出后,倪某说能利用商检的关系在上牌时省税并能上个好号码,我就陪张某峰把车辆购置手续及车给了倪某。倪某一直没给张某峰上车牌,后来倪某给张某峰提供了车的全套手续,是假的。我在某派出所提供的保时捷机动车登记证书复印件是倪某交给我和张某峰后,我用手机拍的,当时这个证书显示的车主是张某峰。我拍完照后,他说有些手续还没办完,需要这个证就给拿走了。倪某让我看是为了让我们相信他正在给这台保时捷帕拉美拉上手续。张某峰提供的路虎揽胜、玛莎拉蒂车辆购置税是倪某给张某峰的,当时我在场。
4、银联商务签购单表明,2011年5月24日倪某用洪某的卡支付给连宝时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60万元与洪某证实用张某峰的钱交与倪某购买保时捷车的事实一致与洪某提供的农行卡复印件一致。
5、证人张某斌证实,我认识倪某,他原来在B新玛特卖手机,他说在商检局认识个领导并安排他在商检局工作,并能买到便宜车,我就将倪某介绍给我的朋友了。我在2011年3月22日,把洪某打给我的订车款29万提现后在远洋洲际酒店旁的农行加上洪某的1万现金给了倪某30万。
其还证实,2012年夏天与倪某、张某峰、王甲、佟某某一起到北京海关总署签订购车罚没协议的事与被害人张某峰证实的内容相一致。
6、中国农业银行账户历史明细查询表明,内容:农行账户,2011年3月22日存入30万元,同日现支4万,转支25万与证人张某斌的证实的内容相一致。
7、证人吕某证实,倪某从2010年10月至2012年2月共从我手中拿走70多万,有51万是以订车的名义拿走的,还有20多万是借的,他总以各种借口推脱不还钱。2012年3月,倪某说有一台保时捷帕拉美拉可以过户到我名下,用这台车贷款还我钱,然后他还贷款,我同意了。之后我用这车通过担保公司在中国银行贷款了97万,但发票写的是张某峰的名,以我名办不了牌照和机动车登记证,我找到倪某,倪某说车是他自己的,因为要和媳妇离婚,名下不能有财产才将车落户在张某峰名下,倪某说可以把名改到我名下。之后我和倪某、孙某某一起去保时捷4S店,店里说如果张某峰不到场,必须出具我和张某峰的亲属法律证明并要张某峰身份证原件,过了几天倪某就车辆的所有手续都给了我,他让我自己去4S店办更名,接待人给我一张发票授权书让我签字,还要求张某峰签,我在接待室就替张某峰签了名,把发票改成我的名。之后我上了牌照,但车我一直没开过,一直在倪某手中。后来银行催我还贷款,我才知道倪某没还钱,我就报案了。公安机关将他抓获后,我打听到这车在4S店,就到店里把车开走了,2012年11月我将这车在B后盐二手车市场卖了89.5万,到公安局车管所过的户,买主叫什么记不得了。
8、证人宋某某证实,2012年3月初,吕某和两名男子到我公司,她手中拿张某峰购买帕拉美拉的全套手续和张某峰本人的身份证,要求把保险单被保险人张某峰改成吕某,当时保险专员说改不了,必须先把购车人由张某峰改为吕某才行。我向吕某解释说需要提供两人的亲属关系证明并且张某峰本人到场签字。2012年3月15日吕某又到我公司,提供了由公安机关出具的吕某和张某峰的亲属证明,报销专员审查完吕某的手续向我汇报,我打印了授权书,吕某签字,我说张某峰本人也要签字,吕某就把发票授权书拿到客户休息区,过了一会拿回来上面就有了张某峰的签名,之后经相关人员签字后,我又回到财务将购车人由张某峰改为吕某,之后保险专员将被保险人改为吕某。后来张某峰本人到公司询问如何将车改到吕某名下,我听员工说才知道替他办手续的叫倪某,倪某一直开这台车,售后保养都是倪某办的,吕某到公司改名时我没见到倪某。吕某提供的公安机关出具的证明是由财务验证的,车辆出库申请单上的提车人、客户签名要求本人签,如本人不在场,也有代签的时候,但必须拿购车的全套手续。
9、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表明,倪某提供给张某峰的内容:张某峰的“路虎览胜”75DFRF656;内容:纳税人为赵某的“马莎拉蒂”I1070,系假的完税证。
10、收条内容:倪某于2011年5月30日收到赵某、张某峰购车预付款198万整。
11、张某峰提供的保时捷车临时牌照辽B69545、辽B57246及行车驾驶证等手续(拍照材料,据被害人张某峰及证人洪某证实系被告人倪某提供,后经张某峰核实为伪造)。
12、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记账联表明,时间:2011年6月13日,保时捷帕纳美拉轿车,购货人:张某峰,价格:139.7万元;时间:2012年3月16日,保时捷帕纳美拉轿车,购货人:吕某,价格:139.7万元。
13、发票申请书、车辆出库申请单(记载:车辆金额139.7万、交纳5万元上牌保证金并交纳保险)、销售合同、张某峰和吕某身份证复印件、购车发票、亲属关系证明、发票授权书等证明材料系B连宝时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提供,系将张某峰车辆变更为吕某的证明材料。
14、小型汽车系原车主为张某峰的保时捷帕纳美拉)车辆信息及情况说明表明,2012年12月28日吕某将车主变更为李永健。
15、被告人倪某的原始供述和庭审中其承认,张某峰通过洪某一共给我197万多,但其辩解给张某峰提了一台宾利车。是吕某私自把保时捷帕拉美拉更名的。
(二)被告人倪某于2011年8月,以能买到便宜车为由取得被害人于某的信任,骗取于某购车款人民币80,000.00元,该款被倪某占有。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害人于某陈述,我和倪某是在打工时认识的,他说能买到便宜车是4S店的8折,还能省购置税。我托他给我买台宝马,2011年8月19日在远洋洲际酒店二楼给了倪某4万订金,倪某给我打收条,约定10月1日前交车。8月27日我又给他4万定金,这次他没给我打收条。到了交车日期,倪某就以各种理由托我,一直拖到2012年过完年也没提到车。。
2、被告人倪某供述,我从于某手中拿过钱,分几次拿了13万,是买车的定金,但一直没给他车。
(三)被告人倪某于2011年11间,谎称自己是B市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以其购买汽车向海关交保证金不够为由向王甲借款,并承诺事后可按市场价格7折低价卖给王甲部分汽车,取得被害人王甲信任后,分多次骗取王甲共计人民币2,600,000.00元。该款被倪某占有并用于个人挥霍。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举证、质证的下列证据予以证明:
1、被害人王甲陈述,2011年2月我通过朋友张某斌认识了倪某,倪某说他是辽宁省检验检疫局纺织科员工,认识中国商检总局的局长并能以低价从海关买到罚没手续的车辆。我让倪某帮忙买奥迪Q7和Q5,倪某说Q7价格是67万,Q5价格是30万。我把Q7的钱结清后就把车提走了,后来倪某又让我把Q5的钱结清,我在远洋洲际酒店给了倪某32万现金。大约在9月10日有个人给我打电话说是倪某的领导,单位现在又进了232台车,因为我在他们那已经买了2台车,我交的32万可以另外再从他们那232台车里以7折价钱买16台车,还不影响我买Q5车的钱,倪某说有这事并给我了232台车的车单,说随时可以从里面挑16台车,我就相信了。9月15日倪某说我买Q5车钱不够,要我再给他16万把余款补齐才能提车,9月20日倪某又以同样理由向我要了7万元,2011年11月上旬倪某领我到沙河口区星海奥迪4S店提的车。我多交给了倪某20万,倪某就给我打了20万的欠条。
2011年11月旬,倪某给我打电话称其在海关订的232台车要交3千万的保证金向我借19万。12月1日倪某驾驶一台奔驰吉普车找我,说这车可以80万元卖给我,需要交55万定金,当天我就将55万给了倪某,他没给我这辆车。从2011年12月到2012年2月期间,倪某都以保证金不足为由向我借钱,我先后三次在远洋洲际酒店内给倪某共计72万,之后又陆续给倪某提供给我的账户存了73万,之后让我给其办理卖车手续的政府人员3万。2012年3月倪某说保证金就差20万,把钱先借给他就能提车了,问我有没有朋友想买车,可以先拿定金把这20万补上,我有个朋友说想买路虎极光型号车,2012年3月12日在中山区渤海饭店1楼工商银行将我朋友的20万存入倪某给我的账户。到2012年3月初,倪某以订车款不够为由从我手中共拿走242万,加上以前我多给倪某的20万,共262万。之后,我找他要订车款的字据,他让我拟定一份汽车买卖合同,把金额写上,他在合同上签的字,合同我写的定金是260万,倪某也认可这个钱数。我拟这个合同也没有具体要订购什么车辆,只是要证明倪某从我手中拿走这些钱。我一直催倪某卖车的事,他一直说在办,后来我要求退钱,他也不给退,之后就联系不上了。我的朋友中没人从倪某手中买过奔驰SMAT车,我没听说谁从倪某手里买这车。倪某给过我一张车单说是上面有232台车,让我从中挑16台车,我可以低价购买,当时张某斌也看见了。我也没从上面选过车,倪某没说车单是哪来的。
王某家是我岳父,王某家通过倪某买了一辆奥迪Q5,当时给了倪某55万现金,倪某领我和王某家到B新盛荣奥迪4S店提的车,王某家自己签的字上的牌号。提车时奥迪Q5销售价是56-57万之间,倪某说40多万能买下来并说多交的钱再返给我,这笔钱并没有返给我。倪某用什么钱买的这台Q5我不知道,提车时我没看到倪某交钱,只看见他给店里一张打印额纸条,4S店就让提走了。
2、证人张某斌证实,王甲是我介绍给倪某认识的,王甲想从倪某那买车,但对倪某有些不信任。有一次我到远洋洲际酒店找倪某,他带我到地下室,指着3、4台奔驰、路虎,对我说这些是一个姓张的山东人要买的,是通过洪某介绍的,我就告诉王甲了。我没和倪某开公司,但他向我借过身份证,要买B腾远汽车销售公司手续,将公司手续内容变更,将股东写成倪某和我。将我写成股东是倪某说必须是两人以上才行,倪某没让我出资。倪某买腾远公司的手续说签合同用,具体签什么合同我不知道,但倪某和我说过这手续一次也没用过,废纸一张。倪某的腾远公司没有场地,只有手续。我看见倪某手中有工商执照和税务登记证,法人是倪某,是倪某花1万元找代办公司办理的。我听王甲说要在倪某手中买车,先后给倪某260万购车款,倪某一直没给车,后来王甲找倪某签了一份合同,具体细节不太清楚。倪某2011年3月在友好广场附近一家酒店给过王甲车辆信息单,当时我在场,就是王甲向公安机关提交的这份。
3、汽车买卖合同,内容:王甲支付260万作为定金,倪某在2012年10月31日前交付车辆,签订日期2012年3月10日。
4、车辆信息单表明,该份信息单系被告人倪某向王甲提供,据被害人王甲证实,倪某承诺将车单上的16台车低价卖与其。
5、工商银行个人业务凭证表明:2012年3月8日户名王甲向户名倪某汇款50万;2012年3月12日户名王甲向户名倪某汇款20万;2012年3月17日户名王甲(向户名倪某汇款30万;深圳发展银行客户回单表明:2012年2月1日户名倪某存入18万元。
6、新盛荣公司记账联、商品车出库单、垫付款证明、倪某刷卡记账单表明:王某家2011年11月30日在新盛荣公司购买的56.77万奥迪多用途乘用车系倪某11月28日刷卡56.77万购买。
7、被告人倪某的原始供述,我和王甲签订了260万的汽车买卖合同,当时张某斌也在场,这合同就是说明我欠王甲260万。
(四)被告人倪某于2011年11月间,谎称自己是B市商检局公务员能买到便宜车,并从4S店购买一辆奥迪Q5吉普车以低于市价10余万元的价格卖给姜甲,取得姜甲的信任后,以能低价购买挖掘机为由,骗取被害人姜甲购车款人民币2,000,000.00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予以证明:
1、被害人姜甲陈述,我外甥女佟某某说她同学哥哥倪某是B商检局的公务员,能买到便宜车。我就让佟某某联系倪某买一台Q5。这台奥迪Q5,正常价58万左右,便宜了10多万。
2011年11月份,佟某某说倪某单位扣留了四台挖掘机要出售,我就让她帮我联系,她说100万一辆,先付200万定金,提货时再付200万,当时每辆挖掘机市价180万元左右。我爱人彭某某通过佟某某与倪某签订了合同,我在2011年11月28、29日让出纳关某某在望花大街的建行给倪某账户打了150万、50万。之后我经常给佟某某打电话问挖掘机的事,她告诉我说挖掘机在B港,差手续,还说放旧了要上日本换新的。我打电话说再不提车我就报案,佟某某说她和倪某还有几个人到北京国家商检局去了,一把手是倪某干爹,挖掘机没问题过两天就签合同了。2012年8月29日,佟某某给我打电话说倪某被B公安局抓了,我才知道被骗。
2012年倪某从B押送到A后,我从办案人员那里得知,倪某说他有15台翻斗车可以押在我的手里,等偿还我200万后再把15台翻斗车还给他。我就让律师起草了一份协议,让办案人员拿给了倪某,倪某同意并签了字。我在B金州开发区从倪某父亲和岳父那里提走了12台翻斗车并签订了协议。这12台车没有手续,让我卖了94万元。
2、证人彭某某(系姜甲妻子)证实的内容与被害人姜甲证实的内容一致。
3、证人佟某某证实,我通过倪某的妹妹认识的倪某,倪某说他在B商检局工作能买到便宜车并说他干爹是国家商检局一把手,当时倪某开的保时捷轿车感觉挺有身份地位,我就相信了。我舅舅姜甲让我帮忙联系一台奥迪Q5,倪某说车款42万,Q5当时市价是69万。姜甲一共给我打了45万,多出的3万我在B花销用了。我一直催倪某,他总用各种理由搪塞我,编各种理由提不了车。11月20日中午,在星海4S店,倪某让我花8万元上牌保证金后才提到我舅舅要的车。
后来姜甲又让我联系倪某买挖掘机,一个自称是倪某的领导给我打电话说100万一台,姜甲要买4台,倪某说先交200万订金,姜甲就给倪某卡里汇了200万,合同到期后,他说车在商检局并给发来几张已到货的挖掘机照片,挖掘机上还有型号。后来,倪某的朋友王甲和张某斌给我打电话说在远洋酒店二楼看见辽宁检验检疫局局长崔某某给倪某送来与海关签订的进车的合同,让我再等段时间。我听说他俩也给倪某拿过几百万就相信他俩了,8月30日张某峰来电话说倪某被抓了。
我在B没看到4台挖掘机,倪某给我发的挖掘机照片不是真的,倪某被抓后,我打电话给姜乙问挖掘机照片的事,他说领倪某找到一个有挖掘机的地方,倪某照的相。倪某没和我说先用订挖掘机的200万买其他车挣钱。我多次去B市商检局找倪某,但从来没去过倪某在商检局的办公室;其还证实8月,其和王甲、张某斌、张某峰跟倪某到北京国家商检局签合同的事与被害人张某峰证实的内容相一致,
4、证人姜乙证实,倪某在我公司买过车,我们就认识了,2012月6月的一天,倪某让我开车带他到有挖掘机的地方,在华南广场附近的华南小区门口有三台新挖掘机,倪某就用手机拍了照,之后又到泉水小区,他又用手机给一台大的新的挖掘机和一台旧挖掘机拍照,又拍了些别的照片。后来有个叫佟某某的说,她在倪某那订了几台挖掘机,给了倪某200万定金,倪某一直没给她车,倪某给佟某某发了挖掘机的照片,我看见佟某某这几张照片了,就是我带倪某拍的。
5、证人张某斌证实,我通过朋友认识的倪某,他和我说在商检局干过临时工。我在2012年5月通过倪某买车认识了沈阳的佟某某,佟某某也在倪某那买车,我听佟某某说过要买挖掘机。佟某某说和倪某签合同了,付了200万。佟某某是否从倪某手中买到挖掘机我不知道。我没听倪某说过用佟某某的200万先买别的车的事情。倪某自己说能买到便宜车,我没见过倪某给别人买到便宜车。
我听倪某说过崔某某是省检验检疫局局长,2012年5月一天,倪某约我和王甲到远洋洲际酒店二楼咖啡厅见面,倪某指着离我们7、8米远的一个人,他说这人叫崔某某是B市检验检疫局局长,说和他很熟。在咖啡厅我们坐了20分钟,我和王甲就先走了,期间,倪某和叫崔某某的人没说过话。倪某这么说是为了表明他和崔某某很熟,好办事。
其还证实与张某峰、倪某、佟某某、王甲5人去北京和海关总署签订购买罚没车协议的事,后来也没签协议,与被害人张某峰证实的内容相一致。
6、证人关某某证实,2011年公司要买挖掘机,11月28日我在望花大街建行给倪某的建行卡汇了150万,29日又汇了50万。
7、中国建设银行转账凭条表明,2011年11月28日户名为关某某向户名为倪某账号汇款150万,次日汇款50万,共计200万与关某某证实内容一致。
8、证人关某证实,2010年底我通过朋友认识了倪某,他是倒卖汽车的。我之前和他说过贾万达在旅顺有块地承包年限挺长。2012年5月,倪某找我说想和我一起承包这地,我找了贾万达,拟了份协议,但贾万达看倪某做事不靠谱,口气较大不是正经人,就没签这份协议。我、倪某、贾万达各有一份协议,但上面没签名,没法律效力。我和倪某没付给贾万达租金,贾万达家的地承租人是他父亲贾某某。
9、证人贾某某证实,2006年1月我在旅顺口区铁山街韭菜房村东南山上承包了土地,我儿子贾万达说过有个叫关某的和别人要承包这地,后来也没谈,我也没往外租这地。我不认识倪某,倪某也没在我手里承包这块地。
10、订车合同表明:2011年11月28日倪某与A市恒通石灰石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4台挖掘机的买卖协议,恒通公司预付定金200万元整并约定于2012年3月30日前交付车辆。
11、查询户名为倪某的存款、汇款明细表明:2011年11月28日关某某向倪某账号汇款150万,29日汇款50万。
其中倪某于11月28日当日分三笔向新盛荣汽车公司转账65.99万、56.77万、4万,共计126.76万;29日转账给祝璐15万,提现24万,30日转账给鞍山梅秋溢5万,转账给成志军12万。
12、B新盛荣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所提供的机动车销售统一发票、商品车出库单、垫付款证明、专用收款收据表明,倪某于11月28日向新盛荣汽车公司转账的65.99万、4万用于姓名为郑某某垫付购买FV7301TFATG型号轿车及交纳上牌保证金。
13、B新盛荣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内容为:该公司于2011年11月20日销售一台进口奥迪3.2Q5越野车,该车由倪某于2011年11月17日付1万元订金订购,11月20日倪某付余款66.8万后,由购车人佟某某与倪某共同提走。该车为原装进口,本公司直接销售,无从购车退还任何税种款的行为。
14、B新盛荣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所提供的垫付款证明,表明:倪某于2011年11年20日汇入新盛荣67.8万,发票开具为佟某某名头;并有发票联、随车物品、文件签收单,新车交付确认清单予以佐证。证明:倪某以67.8万元购买奥迪Q5后卖给姜甲。
15、协议书表明,姜甲与倪某于2012年11月5日签订了协议书,内容为:倪某将15台翻斗车交给姜甲抵押,如在2012年11月5日至2013年5月3日没有偿还200万人民币,以上车辆归姜甲所有,其他损失另议。姜甲于2012年11月7日将12台解放新大威车提走。
16、土地转包协议书表明,内容:我将姜甲汇给我的200万挪作他用,未给其买到4台挖掘机,现我手中位于B旅顺口区面积60.21亩土地是2012年1月1日和关某从贾某某处承包30年期间获利我占70%,因无法偿还200万,现将该地转让给姜甲,如6个月内(2012年10月26日至2013年4月25日)我将200万还给姜甲该协议失效,还不了该地收益归姜甲。
17、旅顺口区某村委会出具的证明材料表明,贾某某在该村承包60.21亩耕地,自土地发包起未向倪某、关某发包土地。
18、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表明,经电话联系到王乙,王乙表示没有用15台工程车做抵押向倪某进行借款。
19、被告人倪某供述,2011年,我通过我妹妹认识的佟某某,我对佟某某说自己在商检局工作,能买到便宜车。佟某某让我帮她联系一台奥迪Q5并约定车款43万,之后我去星海奥迪4S店交1万订金,后来我领佟某某和一个男的到这家店提车,提车前我把余款66.8万交给4S店。我知道奥迪Q5进口车市价近70万,当时就是为了让佟某某相信我能买到便宜车,因为她说她舅舅在A挺有钱,以后还要买其他车,所以我就把车打了折扣,告诉她43万买下车。
还有一次刘某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联系卖几台挖掘机,佟某某在旁边听到了,说要买4台新挖掘机,约定每台100万,我和佟某某签的合同。之后佟某某就往我建行卡汇了150万,第二天又汇50万。我收到钱后,就找到和我一起倒车的刘某,刘某说挖掘机在天津,并把挖掘机照片传到我手机里,佟某某总打电话问挖掘机的事,我就让她等着。到2012年2月我给刘某打电话,刘某说挖掘机放时间长了有毛病,他说再从厂家进4台,到2012年3月还没来,我就找佟某某和她说想用这200万进几台车挣些钱,佟某某同意了,这事张某峰、王甲、张某斌、洪某都知道。到了3月初,佟某某在B找我说家里不放心,让我押点东西,我就把旅顺口我一块69.25亩地承包手续交给她了,我看挖掘机暂时进不来,就把这200万从刘某手里买了1台奔驰,一台宝马X6,2台奔驰SMAT,直到被抓4台挖掘机也没买成。奔驰550卖给申某某他还没给钱,1台奔驰SMAT卖给王甲江没结账,1台奔驰SMAT车11.5万卖给王甲的朋友我不知道名,账结完了。宝马卖给刘某某没结账。
我告诉佟某某在商检局工作就为了让她信任我,2009年末至2010年初我B商检局轻纺科实习过一段时间。我自己买不到便宜的挖掘机,我想通过刘某买,刘某说过他能买到。刘某住星海广场附近,1.80米多。手机号记不住了。我没去天津看那4台挖掘机,刘某以前是否倒过挖掘机我不清楚。
其在开庭时称,B富士集团财务顾问王乙向我借过180万,并用15台工程车做的抵押,我就把这15台车又抵给姜甲了。
(五)综合证据材料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等证据,证实了本案发生的时间、地点、破案经过及被告人倪某被抓获的过程。
2、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表明,被告人倪某所提到的刘某、孙某某、王甲江、王甲的朋友、刘某某、王乙和朋友均没有找到。
3、B公司设立登记申请书表明,B某有限公司于2011年3月24日申请设立,2012年6月18日转给倪某、张某斌,其中倪某出资51万,张某斌出资49万;关于延长汽车销售项目筹建期的申请,表明因申请材料未通过,该公司于2012年6月18日申请延期2个月;私营企业注册内容查询卡显示,B某有限公司,2012年未检,公司在筹建期内不得经营。
上述证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倪某犯诈骗罪,罪名成立,应予支持。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倪某诈骗刘某某17万元、诈骗黄某某5万元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认定。
关于被告人倪某之辩护人所提被告人倪某被刑讯逼供,其所做的口供部分不真实的辩护意见,经查,现有证据不能够证实倪某被刑讯逼供的事实;关于被告人倪某之辩护人所提所欠张某峰及其朋友赵某的198万已经归还的辩护意见,现没有证据予以证明;关于被告人倪某之辩护人所提认定被告人倪某将张某峰的保时捷车抵押他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害人张某峰及证人洪某、吕某均能够证实被告人倪某诈骗张某峰保时捷车辆的事实;关于被告人倪某之辩护人所提诈骗姜甲的200万元,倪某已经履行了协议,不应当以犯罪论处的辩护意见,经查,该协议系在立案后,被告人倪某羁押期间签订,系被告人倪某给被害人姜甲的返赃;关于被告人倪某及其辩护人所提被告人倪某没有诈骗的故意,应当认定为无罪的辩护意见,经查,倪某虚构自己是B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的身份,骗取各被害人的信任,并在得到各被害人的钱款后,没有为各被害人买到的车辆,其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故对被告人倪某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支持。
被告人倪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诈骗他人财物人民币共计8,147,000元,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应依法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倪某犯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200万元。
二、被告人倪某违法所得的财物依法予以追缴,返还被害人。